独倚望江楼:他是唐代非主流诗人,却是写情诗的顶尖高手_非主流头条资讯

独倚望江楼:他是唐代非主流诗人,却是写情诗的顶尖高手

发布时间:2020-02-11 相关聚合阅读:望江 情诗 唐代 顶尖 诗人 却是 主流 高手 楼:他

原标题:独倚望江楼:他是唐代非主流诗人,却是写情诗的顶尖高手

独倚望江楼:他是唐代非主流诗人,却是写情诗的顶尖高手

温庭筠,字飞卿,唐代非主流诗人,尤其是对照杜甫,相当另类。既不忧国忧民,也不曾想过安得广厦千万间去获得后世的文学标准,人民性,而是专注于儿女情长填词作诗。相比于杜甫的忠厚,飞卿一身傲气。

权贵朋友为了讨好皇帝,让他代为填写菩萨蛮词作,他非但拒绝还当作笑谈传播,真正气煞人也。飞卿长相似钟馗,善良如菩萨。他在词作里,写尽痴情痴心,也不避与烟花女子交往,但是,为人却极为端方。花甲之年,婉拒正值豆蔻年华女弟子鱼玄机的痴心求爱。这要放在宋代大儒朱熹,十个鱼玄机都笑纳了。陆游为《花间集》作跋时竟然认定,那些词作是“出于无聊”。

《花间集》诸君,固然良莠不齐,但领袖者温飞卿,却人品词作俱佳,以钟馗之相,书洛神之美。词中诸色,皆非宫中佳丽,只是浮世流云。美色在宫外,词作在宫外,词人也在宫外,一如其《杨柳枝》所云:“宜春苑外最长条,闲袅春风伴舞腰。”温飞卿者,可说是宜春苑外的一片春风杨柳。倘若将当年的秦宫视作城堡式的象征,那么,温飞卿无疑是城堡外的浪子。城堡里的帝王将相,正人君子,人民诗人,爱国词人,全都不是温飞卿的菜。

温飞卿的《菩萨蛮》里,供奉的乃是人间烟火美女:“小山重叠金明灭,鬓云欲度香腮雪。懒起画蛾眉。弄妆梳洗迟。照花前后镜,花面交相映。新帖绣罗襦,双双金鹧鸪”;让凡世间的男子思念如是:“楚女不归,楼枕小河春水。月孤明,风又起,杏花稀。玉钗斜簪云鬟髻,裙上金缕凤。八行书,千里梦,雁南飞。”(见《酒泉子》)楼枕河水已经入木三分,更哪堪月孤,风起,花稀,将绵绵相思写得刻骨铭心。

温飞卿的《南歌子》中,既有情窦初开的少女:“手里金鹦鹉,胸前绣凤凰。偷眼暗形相,不如从嫁与,作鸳鸯”;又有做成鸳鸯的幽会偷欢:“扑蕊添黄子,呵花满翠鬟。鸳枕映屏山,月明三五夜,对芳颜。”人世间什么都可有可无,唯有爱情不可空缺。

陆游真该读读温飞卿的《菩萨蛮》,从而悉心领略爱情的珍贵,不可遗弃。“水精帘里颇黎枕,暖香惹梦鸳鸯锦。江上柳如烟,雁飞残月天。 藕丝秋色浅,人胜参差剪。双鬓隔香红,玉钗头上风。”景美人美,词美,情更美。有如此之美,就连江山都不重要,更何况什么功名?

倘若掇景写美人,只能算作平常本事,那么,借美写杨柳,却是非凡功力,写得足以让人将杨柳树枝当作美人倾慕。那词牌就叫做《杨柳枝》:“苏小门前柳万条,毵毵金线拂平桥。黄莺不语东风起,深闭朱门伴舞腰。”这组《杨柳枝》的第八首,突然转入,由树及人的咏叹,仿佛天降一个巨大的休止符号,竟无语凝噎,催人泪下:“织锦机边莺语频,停梭垂泪忆征人。塞门三月犹萧索,纵有垂杨未觉春。”世人有说,温庭筠的《花间词》是写给皇帝让宫女演唱的,但愿此类人读了这样的词作,不要再说那样的亵渎话了。

温飞卿有一首《梦江南》,举世公认,千古绝唱:“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肠断白蘋洲!”后世论家全都认定,此乃痴女盼郎之作。从字面上看,当然确凿无疑,倘若再细想一层,也未尝不是作者本人的孤寒写照。作为一个权势城堡之外的独孤浪子,飞卿除了才高八斗,几乎一无所有。他将才华倾注在词句里,词作献给了词中的蛾眉们。

除了鱼玄机可能真正走进过飞卿的词作之中,世人未必能领略飞卿的“斜晖脉脉水悠悠”。不料,花甲之年的温飞卿自惭形秽,心地又极其善良,为人又十分老实,认定豆蔻少女理当般配风华少年,哪里知道,那天底下除了他温飞卿,没有一个男人配得上才貌双全的鱼玄机。结果,“过尽千帆皆不是”,既是鱼玄机的悲苦,也是温飞卿的懵懂。

温飞卿写了一生的缠绵悱恻,写入词中出不来了,“纵有垂杨未觉春”,最终误了卿卿性命。那片宜春苑外的杨柳,“正是玉人肠绝处”。

(本篇完)

Copyright© 2015-2020 非主流头条资讯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