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「非主流」一起消失10年的许嵩,终于不必跟周杰伦比了……_非主流头条资讯

与「非主流」一起消失10年的许嵩,终于不必跟周杰伦比了……

发布时间:2020-01-29 相关聚合阅读:周杰 不必 主流 终于 一起 许嵩,

原标题:与「非主流」一起消失10年的许嵩,终于不必跟周杰伦比了……

文 | 柳飘飘

作为内娱话题人物的沈月,很多人看到她的第一反应都是:

“看见沈月在热搜,就知道,她又要被嘲了。”

然而万万没想到,沈月却凭借一条热搜被无数网友羡慕了,因为——

#靠在许嵩肩上的是沈月#。

哪个90后的青春里,没听过那么几首许嵩呢?

如果不是这条热搜,很多人都不知道许嵩发新歌了,甚至还会感到惊讶:

许嵩竟然还在唱歌?

在这首叫做《羡慕》的新歌里,许嵩依然戴着他标志性的黑框眼镜,身形清癯。

十几年过去了,他仿佛什么都没变。

时光从他身边快速略过,却只偷走了我们的年少青春,徒留耳边的一句:

“如果再看他一眼,是否还会有感觉?”

2006年的华语乐坛,诸神归位,神仙打架。

张韶涵一首《隐形的翅膀》从年初唱到了年末,林俊杰的《曹操》帮助很多人顺利通过历史考试;

苏打绿的《小情歌》,罗志祥的《精武门》,陈奕迅的《富士山下》,莫文蔚的《如果没有你》,蔡依林的《舞娘》……

神仙作品层出不穷,乐坛一片欣欣向荣。

彼时的许嵩,还是安徽医科大学一名读大二的学生。

某个午后,他在一个不知名的音乐网站上,以“Vae”为名上传了自己创作的第一首歌曲——《飞蛾》。

遮脸四分之三的厚刘海,黑白侧颜心好痛的颓废照片,成为了无数少男少女的心头爱,被高高挂在QQ空间的首页上。

而那句“我爱你像飞蛾扑火,得不到什么。是我错误的选择,也许一个人比较适合”的歌词,也成为热门个性签名,藏起了旧时光中悸动的少年心事。

许嵩真正的爆红,是从那首《玫瑰花的葬礼》开始的。

“玫瑰花的葬礼,埋葬关于你的回忆。”

含糊不清的咬字,哀伤又略显矫情的歌词,深得“非主流”们的欢心。

一夕之间,90后弄潮儿们便换了方向,QQ空间背景音乐、说说、彩铃,全都换成了那些悲戚婉转的词句。

它们被希腊文、日文字母表与制表符,配合直角引号排列成各种逼格满满的火星文,抚慰着少男少女们的心伤。

后来,入戏太深的少年们,还编出了 “这首歌是许嵩为死去的初恋女友所写”的故事。

一条几十字的说说配上许嵩略带忧伤的图片,在QQ空间获得了万人转发,骗尽了懵懂少女们的眼泪。

当然,也引来了诸多不满。

有人说,许嵩的歌从曲风到唱腔,都在模仿周杰伦,甚至直接以《夜曲》对比《玫瑰花的葬礼》。

喜爱派和diss派吵得不可开交,还没等分出个胜负,平地一声雷的《自定义》出世了。

尽管这张专辑距今已经11年,《有何不可》开头里的那段rap自白,仍然可以脱口而出:

大家好,我是v-a-e。这是我即将发表的首张独创专辑《自定义》里面的一首推荐曲目,词曲编曲都是我自己,希望这首歌曲,能在这个寒冷的冬天,带给大家一点,温暖的感觉。”

一夜之间,大街小巷的广播喇叭、两元店、理发店,都被这个叫许嵩的男人所制霸。

许多人还未曾反应过来,就开始单曲循环了他的歌。

你的城府有多深 我爱的有多蠢

不想再问 也无法去恨

毕竟你是我最爱的人

又是清明雨上 折菊寄到你身旁

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

在天王天后争霸的年代,「许嵩式哀伤」成为了年轻人的标签,他兵不血刃就杀进了唱片行业的黄金时代。

从此,那只128M的MP3里,许嵩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许嵩和汪苏泷,徐良一起被并称为 “QQ音乐三巨头”

在那个榜单还不含水分的年代,所向披靡的许嵩,将一众乐坛前辈狠狠甩在了身后。

有人喜欢,就有人看不起他。

对于当时的主流市场来说,喜欢许嵩,是一件很不高级的事。

网络飞速发展,以许嵩为首的那一批歌手被冠以“网络歌手”的标签,等同于“非主流”一样,被人嫌弃着。

正值逆反期的少年郎们,开始慢慢有了自己的主观意识,有着一股与全世界作对的劲头。

就像许嵩在《我想牵着你的手》里写的那样:

老师不喜欢男生长头发,妈妈不喜欢女儿长指甲

什么都被管,什么都看不惯,什么都没力量推翻

学习生存之道又不安

越是被看不惯,越是野蛮生长。

不知不觉中,许嵩便与我们长成了相扶相依的共生关系。

因为叛逆,那份相同的歌单,也让无数人通过一副耳机连接起来。

记不清有多少个午后,我们淌着夕阳的余晖三五成群地冲进学校附近的黑网吧,迅速登陆上QQ,然后放一首许嵩的歌,享受这属于自己的一小时快乐时光。

高兴的时候,就放一首《你若成风》,一边晃着脑袋哼歌,一边复制各种代码装扮着我们的空间。

你若化成风 我幻化成雨

守护你身边 一笑为红颜

不开心的时候,就将QQ换成一伤感网名,然后设为隐身状态,单曲循环一首《断桥残雪》,暗自神伤着。

断桥是否下过雪 又想起你的脸

若是无缘再见 白堤柳帘垂泪好几遍

不管怎样被误解,被非议,被看不起,都丝毫没有影响许嵩对音乐的执着。

在一片质疑声中,许嵩继续拓展自己在创作音乐上的类型,情歌、古风、流行,皆有涉猎。

庐州月光 梨花雨凉

如今的你又在谁的身旁

家乡月光 深深烙在我心上

却流不出当年泪光

我叹服你的技巧

把爱情玩转的如此花哨

可你的内心不配你的外表

我该庆幸自己成功的脱逃

没有大手笔大制作,甚至很多歌的MV还是粗糙卡帧的flash动画,可那些年里许嵩带给我们的感动,却是谁都无法替代的。

2010年,顺应时代的潮流,许嵩写了一首叫做《灰色头像》的歌:

打开了OICQ,聊天记录停步去年的深秋;

你灰色头像不会再跳动,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……

那时的他也没有想到,自己无心的一首歌,却成为了一代人青春的最后缅怀。

时光一晃好多年,当初在空间里发火星文的那批人,头像都变成了再也不会亮起的灰色。

渐渐的,「非主流」就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。

同龄人们再也不会用火星文聊天,厚重的齐刘海也成为过时的标志,也没有人会再拿着手机45度角自拍;

因为莫名的羞耻感作祟,越来越多人把空间加密甚至关闭,最后一条说说永远停更在了几年前的学生时代……

我们从QQ转战至头像永远不会灰掉的微信,也从那个天天刷屏的小屁孩,长成了朋友圈三天可见的成年人。

我们开始忙着工作,忙着社交,忙着平衡理想与现实,越来越多人用沉默寡言,告别了那个曾在空间里喋喋不休的自己……

生活从校园移至社会,许嵩也随之被我们抛弃在时代的洪荒里。

这些年里,偶尔还是会在随机播放中第一时间认出许嵩的歌声,只是频率却越来越少了。

那些曾经喜欢《素颜》的姑娘,如今都习惯了将自己包裹在精致的妆容之下:

如果再看你一眼 是否还会有感觉

当年素面朝天要多纯洁就有多纯洁

后来也曾被《惊鸿一面》惊艳过:

谁三言两语 撩拨了情意

谁一颦一笑 摇曳了星云

他的唱功进步了许多,词曲和弦、MV制作都精进了不少。

只是,当初听歌的那些人,很少再承认自己喜欢许嵩,甚至不再记得当年自己对他有多痴迷。

仿佛只要抹掉对许嵩的喜欢,就能删除掉那段不堪回首的非主流记忆。

后来,许嵩不红了,他被我们遗忘在了青春的某个角落,渐渐蒙了尘。

可他似乎却并不在意。

当年被寄予希望为“周杰伦第二”的他,一直没有丢掉初心——“我还是做自己好了。”

他很少曝光在镜头下,不上真人秀,甚至拒绝了《我是歌手》的邀约。

不出歌的时候,就到处旅行,或是停下脚步读读书。

当那些年里听歌的我们,都逐一被生活改变了最初的样子,只有许嵩坚定不移地拒绝对青春与生命的浪费。

“自己有海,不赶浪潮。”

2016年,许嵩写了一首叫做《雅俗共赏》的歌,算是对这个时代的一种回击。

有没有一种生活雅俗共赏

情节起伏跌宕让人向往

满纸荒唐中窥见满脸沧桑

触到神经就要懂得鼓掌

迄今为止,这首歌在网易云音乐下方的评论已经超过235万条。

有人退出了这场青春盛宴,有人选择与他一起坚持。

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”

十四年风云变幻,华语乐坛日渐式微。

飞速发展的网络时代给了很多人机会,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。

这些年我们一路打怪升级,褪去孩子气的青涩敏感,变成了一个体面的大人。

真人秀让嘻哈摇滚走进了大众视野,哔哩哔哩也让更多人看见了二次元文化。

再没人可以随随便便给某件事物扣上「非主流」的帽子。

前几天刷朋友圈,有一喜欢了许嵩多年的老友感慨自己又没抢到演唱会的门票。

我才发现,原来许嵩从未离开过。

网易云里面有一条评论,让人看完就流下了时代的眼泪:

“十年了,评论终于从嘲讽变成了回忆青春吗?”

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人生BGM,对许多人来说,他们成长的BGM绝不会缺少一个许嵩。

哪怕时代更迭,当那熟悉的音乐再次响起,依旧会给我们带来无限感动:

那些年里,曾为自己的“非主流”流下的不耻的眼泪,如今也都一一和解。

就像网友说的那样,青春没有高低贵贱。

不管那段时光被如何定义,当年循环播放带来的安慰,如今青春回忆的感动,都有着无限温暖。

罗曼罗兰说过:

“人生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。”

偶尔停下来,穿过时间看看当初的自己。

你会发现当初觉得过不去的难题都已经过去了,记忆里剩下最闪光的大都是那些快乐和喜悦,每一个阶段的自己都值得珍藏。

总有一天,「非主流」也会变成「主流」。

时间就是最好的见证者。

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

Copyright© 2015-2020 非主流头条资讯 版权所有